博客彩票:清华「非著名」校长的实干人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3助手-清华「非著名」校长的实干人生-利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时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庚伴娘团曝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清華大禮堂始建於一九一七年,是清華大學早期四大建築(大禮堂、圖書館、科學館、體育館)之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的清華大學不但是著名學府,也是當下遊客的打卡「網紅」之地。偌大的清華園中最具「可看性」的,大概是早期「四大建築」─圖書館、體育館、科學館和大禮堂,尤其是在陽光明麗的天氣,茵茵綠草襯托下的大禮堂,秀美而端莊,中西合璧,令人流連忘返;大禮堂奠基石刻有「周詒春立」。不過,大部分在這裏留影的人,恐不知道「周詒春」這個名字。周詒春是清華的校長,相較於梅貽琦、蔣南翔等清華校長,周詒春是前輩,但他的「名氣」卻小多了。然而,正是在這位「非著名」校長任期內,「四大建築」開始興建,而他對於清華乃至現代中國的貢獻,又遠不止於「四大建築」。新近出版的《周詒春圖傳》以翔實的資料,為我們揭開了周校長勤勉的一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生杏壇半生官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觀全書,我想,或許可用「半生杏壇,半生官場」這八個字概括周詒春的一生。一八八三年,周詒春出生於湖北漢口。一九一二年,他被任命為清華學堂教務長。從此,他的一生與這所學校緊緊地聯繫在了一起。一九一八年,周詒春離開了清華,但他此後長期在文教界活動,擔任過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董事、秘書、副董事長,協和醫學院董事會董事長,燕京大學代理校長,貴陽清華中學董事長等。一九三五年,他又轉入政界。一九五八年去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書作者金富軍精研清華校史,撰述本書時以圖文史料說話,刪之筆之,繁簡得當,不拘泥於穿靴戴帽式的流俗文風,在概述傳主人生大事的基礎上,把最主要的筆墨花在了作為教育家的周詒春身上,以全書大半篇幅講述其任職清華以及傾心文教的往事。這樣的處理突出了周詒春最重要的歷史功績,讓人明瞭了他之所以得以留在歷史上的最主要原因。本書披露珍貴圖片頗多,雖名為「圖傳」,實則是一本完成度頗高的教育家傳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算起來,周詒春在清華任職時間並不長,總共只有四年又五個月,卻創造了多個校史乃至教育史上的「最」或「第一」:周詒春正式就任清華學校校長時,不滿三十歲,是迄今為止最年輕的校長。一九一五年,《清華月刊》創刊,十一月改為《清華學報》,這是中國創辦最早、使用中英文兩種版本出版,且以英文版為主的高校學報,在西方最新科技學術捨棄日本轉手而直接從歐美傳入中國方面,開創了學報界先河。刊名為周詒春所題,而這也是「學報」二字第一次出現在中國高校期刊刊名之中。周詒春主政清華期間,不遺餘力提倡體育,支持休梅克博士在清華建立了現代體育訓練體系,使清華成為中國最早設立正規西式體育的學校。他又是最早將西方職業輔導引入中國的人,如書中所言,「他推動在清華建立了完善、系統的職業輔導教育體系,幫助學生科學、合理地認識自己和確定留學方向,對清華學生日後成長起了重要作用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凡此種種,充分驗證了金富軍在書中的判斷:周詒春對於清華是抱有一種「使命感」的,而且做好了長期為清華服務的準備。書中援引周詒春的兒子周華康的回憶:「一九一四年,我出生在清華園。父親周詒春當時是清華學校的校長,為把這個留美預備學校改辦成大學,他制定了『五步發展計劃』,可謂躊躇滿志;他還在清華園附近買了一塊地,準備年老退休之後,就近欣賞清華的發展,足見用情之深。我名字中的『華』字,就是清華的華,是爸爸的心路給我留下的痕跡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華精神的塑造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哲學家羅素訪問清華後曾讚嘆道:「清華大學位於西山之麓,有不少精美而牢固的美式建築……一進校門就可以發現中國慣常缺少的所有美德都呈現在眼前,比如清潔、守時和高效。我在清華的時間不長,對它的教學無從評價。但所見到的任何一件東西,都讓我感到完美。」這無疑是一種清華精神、清華氣派,而這是一代又一代清華人共同塑造的,周詒春是其中關鍵的一位。《周詒春圖傳》這本書中始終貫穿着一條線索,即勾勒周詒春與清華精神的互文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起「清華精神」,很多人會認同一個「實」字,不自我吹噓、靠實力說話是清華人的精神特質。周詒春的教育思想和實踐,對於清華精神的養成極為重要。本書對此作了詳盡的闡發。周詒春重視學生品行的鍛造,他強調對學生要「注意訓育良美氣質,養成純正之品行」,造就一完全人格之教育。為此,他鼓勵學生組織豐富多彩的社團,編輯出版各類報紙雜誌,訓練學生辦事能力,培養集體精神和合作意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特別強調「實幹」。他說:「今日中國所急需者,非高談闊論之思想家,乃身體力行之實驗家也。」他還對學生說,「你們做事,總要實事求是,腳踏實地,要從小做到大,從低升到高。若是腳沒有着實而攀得高高的,那一跌下來,就要跌死的。」這一觀念深深地浸潤到學生心中。一九二一年,《清華周刊》上有一篇文章說:「像我們這般頹唐的國家,要想振作,非得有一群人老實肯作事。所以無論什麼地方,只要有人抱着好心腸極力的作事。不管怎樣作法都是好的。換句話,不管怎樣,實地的工作最有價值。在學校裏,養成不肯放過光陰,時刻準備作事的習慣最要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詒春又以嚴格管理作為人格教育之手段。他常常對學生說,「我不要你們怕我,我要你們怕法律。」他主持校務期間,訂立了許多制度規章,小到學生請假回家、不准飲酒吸煙,每周至少洗澡一次,每兩星期必寫一家信,均有制可循。周詒春抓制度落實可謂「抓鐵有痕」。畢業於清華的化學家楊石先回憶,周詒春「常常深入到學生中間,或把一些學生叫到他的辦公室,除了檢查學業外,還要聞聞他們口中有無異味,問問是否經常洗澡,每天通不通大便,參加不參加體育活動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教育和造就人才方面,周詒春更值得稱道的是對學生悉心的職業指導。當年,即將留學深造的畢業生都會接到周校長的一張調查表,「請你詳細填列:個人興趣、個性、目前學會些什麼、將來打算怎麼樣等等。」他還常和畢業班同學開會,或者單獨召見學生,進行詳細交談,為學生選擇專業、職業提供「一對一」的精準輔導。這種指導不止於學業,還包括留美後日常生活中的習慣和禮儀。據陳鶴琴回憶,一九一四年出國前,周詒春和學生在上海四川路青年會住了一個月,「周校長差不多上了一個月的吃飯課,我們竟變成了『吃飯學生』,周校長倒變成『吃飯先生』了。」從坐姿到麵包和湯的吃法、刀叉的使用等,周詒春都事無巨細地加以教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指出的是,如果認為周詒春所作的這一切,只是純粹出於留學生活「技術」或學生將來找飯碗的考慮,那就未免把周校長看小了。金富軍在書中特意指出,「周詒春對學生的留學指導,特別注重學生愛國精神的培養。」一九一四年十二月,周詒春在對學生演講中提出:「清華同學均愛國男兒,以救國為前提。」他教育學生,「擇業不當貪貨利、騖虛名,亦不可拘於時世之盲論,及父兄親友之成見,當(一)天性之所近,(二)國家之急需,及(三)能造福於人類為權衡。」有的學生回憶,「在到芝加哥之前夜在火車上開座談會,周校長希望此次同來美國之全體學生,學成後回國服務,並期望每人能創辦一項新事業。」讀書至此,深感真愛國者,必從小處細處實處入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山更比在山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文江在一九三五年寫過一首詩:「紅黃樹草爭秋色,碧綠琉璃照晚晴。為語麻姑橋下水,出山要比在山清」,道出了當年許多知識分子的人生態度、旨趣情懷和現實選擇。周詒春也是其中之一。一九三五年底,周詒春入閣擔任政府實業部次長。兩年後,他結束任職,前往貴州擔任省政府委員。雖然在實業部的時間不長,但把清華的作風帶了過去。他親自守着官員上班簽到,如果誰遲到了,就把鬧鐘指給他看;他戴着白手套和事務科長一起檢查內務,一如他在清華當校長時對待學生嚴父般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詒春小處不隨便的嚴謹細緻作風,是本書重點着力處之一,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。在閱讀時,筆者忽然想到:改造國民性,培養新一代中國人,大概是近代知識界的共同夢想。而改造之道又或分兩途,一為思想規訓,如魯迅從思想入手,以觀念變革洗刷人之靈魂;一為行為訓練,也就是像周詒春這樣,從人的日常行為和細節入手,力圖養成國民的現代處事習慣。二者孰是孰非、孰優孰劣,或許很難下一判斷,但是,它們共同對歷史發生着各自的作用。以往治史者,對前者關注較多,研究後者則相對不足,從這個意義上說,《周詒春圖傳》塑造的周詒春形象,直觀地給我們認識近代歷史提供了新的角度和方向,也增強了這本傳記的學術意義,使其從一人一校之史,而具有了近現代中國思想文化史之意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般而言,傳記兼有史學與文學之特點。《周詒春圖傳》在寫法上更偏向於史家的態度,作者很少出面說話,而是以史料的鋪陳取捨來表明態度,這可說是本書一大特色。舉例而言,一九一八年周詒春辭職一案,到底幕後原因如何,一直存在着爭議。金富軍在書中沒有迴避這個問題,但在現有史料條件下,也沒斷然就下結論,而是總結介紹了三種主要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為派系傾軋說,認為外交部有人想搶奪校長之缺而排擠了周,《清華大學校史稿》即持此說。二為身體衰病說,這也是周詒春在師生惜別大會上自己陳述的原因。三為私人恩怨說,認為由於周詒春嚴格管理,得罪了學生中的官二代,受到權貴打壓。介紹三種觀點後,金富軍又揭出彼時外交總長換人,親美的顏惠慶被親日的陸徵祥所取代,陸簽署的批准周辭職之批示中,對周無勸慰之詞,且絕口不提周遭人誣告之史據。接下來,他又以「餘音猶存」一節,詳述一九三○年清華校務動盪時期,學生大會呈請當局重定校長時,又將周詒春列為備選,以及周一生熱心清華同學會等事。綜合來看,作為周詒春傳記的作者,金富軍雖未直接下斷語,但行文之間觀點和態度實已含蓄而充分地得到了表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不論清華,還是周詒春,都是一個說不盡的話題。本書也留下了一些值得繼續開掘之處。比如,通觀周詒春之一生,顏惠慶、吳鼎昌二人對他影響極大,隱隱可見學界政界人脈走向,對此,書中雖多次提及,但或限於史料不足,或礙於體例之限,似還未深入展開探究,只是抻出了一個線頭。中國人向來最重門生故舊、同學老鄉。沿着這個線頭爬梳史料,料有一番豁然開朗的新天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四○年四月,香港《大公報》曾對周詒春作過專門報道:「周詒春是前清華大學和燕京大學兩校的校長。他……在工作上講科學方法的管理和着重效率。在過去幾十年的工作中,都以他堅強的體魄,精密的頭腦,身體力行。只是苦幹,不尚多言……」誠哉斯言,這確實是周詒春的真實寫照,也正是《周詒春圖傳》為我們刻畫的這個「實幹家」周詒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妻子的浪漫旅行